海通战略:分配高股息和改善隐性房地产等待数量和价格指标

发布日期:2019-04-28

    资料来源:荀子的核心结论:首先,政策底部反弹结束,A股进入回落阶段,寻找市场底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明,未来政策可能过重,短期措施不可行,政策效果有时会延迟,市场将面临下行的黑暗时期。(2)历史上的春季不安定在起始时间和上升速度上存在较大差异,目前难以产生不安定,因为市场已经反弹,政策难以暂时面对基本面,美国股市在短时间内急剧下跌,拖累了A股。(三)持有高股息股票,跟进政策,等待成交量、物价指标改善,减税、减费等土地政策。一周前,在《战略周刊》(Strategic Weekly)的《离场观望-20181216》中,我们对短期市场的看法从对《战略周刊》(Strategic Weekly)的“预期全年最大反弹-20181021”的乐观转变为谨慎。上周,上证综合指数下跌3.0%,创业板指数下跌3.1%。在政策结束之后,市场已经进入了探底的第二阶段,处于休眠状态。1。市场正面临着基本面恶化的严峻考验。以往的报道多次分析认为,在历史上,A股市场的底部始终是政策引导市场底部的底部,市场引导业绩底部的底部。最典型的例子是2008年,上证综指跌至1664点,政策超重,4万亿元投资计划出台,政策底部出现,指数反弹至2100点。但后来又回落到1814年,也就是市场底部。究其原因,主要是这一时期虽然出现了政策拐点,但政策效果尚未显现,基本面仍处于低迷状态。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速度从08/10年的8.2%持续下降到08/12年的5.7%,出口增长从24.6%降至-2.9%,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从22%降至19%,市场处于压力之下。最后一场演出是2009年4月。这一次,10月19日,当上证综合指数达到2449点时,政策涨幅频繁,市场随着政策基础的出现而反弹。当时,《战略周刊》预计迎来全年最大反弹——20181021,我们对短期市场持乐观态度,其核心逻辑是政策有利于推动情绪复苏。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弹,市场现在正进入一个政策盈利能力交织的时期。本轮A股收益始于16年,2018年后开始下降,尤其是第三季度。这种趋势将继续下去。情况更加复杂。最新的国内经济数据显示下行压力更大。中国与美国在海外的贸易摩擦拖累了经济基本面。美国股市从牛市转向熊市降低了投资者对股票的风险偏好。11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业名义增长率为8.1%,零售额以上增长率为2.1%,均达到新低。商品房销售面积的累计增长率继续下降到1.4%,而房地产投资增长率保持在9.7%。出口增长在11月份急剧下降到5.4%,部分受去年高基数的影响。然而,考虑到接下来的圣诞节和新年假期以及美国经济的放缓,中国的外贸压力可能在未来进一步加大。11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4%,创下3月份以来的16年新低。PPI增速也从6月份的4.7%降至11月份的2.7%,为17年来的最低点。明年,中国经济可能面临成交量和价格双双下跌。政策超重措施和影响尚未显现。基本面的恶化导致股票市场寻求市场底部。12月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和“宏观政策要加强反周期调控”。可以看出,宏观政策的基调与中央政治局十月底会议和中央政治局12月13日会议是一致的。政策拐点更加清晰。同时指出,如果未来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宏观调控政策将继续加大,但在短期内,具体超重政策不明显,政策效果需要一段时间。A股的宏观背景是政策力度不够,政策效果没有得到反映,也不足以抵御根本性下跌的趋势,即“跨越黑暗黎明-2019A股投资战略-20181209”中提出的“黑暗期”。通过观察2002年以来我国A股的股票周期和利润周期,可以发现两者趋势相似,平均周期约为3年。从时间上看,A股收益持续下滑至19季度,或许更长,空间利润增长面临挑战。在宏观层面上,1月下旬主要关注12月份的经济数据,包括出口、房地产、消费、投资、通胀等。特别关注中美贸易争端悬而未决。如果中国的出口数据急剧下降,中美贸易顺差收窄,人民币汇率将面临压力,外资可能周期性地流出A股,这将对股市造成根本上和财务上的双重压力。在微观层面,中小企业的年度报告将在1月底前公布。到2018/12/21年底,中小企业和创业板的业绩预测披露率分别为99%和12%,相当于2018年净利润的12%和600%。创业板的披露率相对较低,更不用说中小企业的年度业绩预测值低于第三季度。中小企业18Q3净利润累计预测值为13%,实际值为6.9%。预计2018年中小企业年净利润将低于前三季度。我们需要密切关注基本数据下滑给市场带来的压力。在2018年1月下旬,当中小企业公布年度报告时,一些公司表现不佳,相应的股价暴跌。在斯威特岛(Swertia.,Weiquan)等典型代表宣布首次亏损预测后,股价在七个交易日内下跌了48%。2。并非每个春天都必然不安宁。接近年底,投资者非常关注和期待春天的不安定市场。似乎春天的不安经常出现在印象中。据我们统计,自2005年以来,A股市场年底和年初确实会有一波涨价。其中,06、07、09、15四个年份的市场本身都处于牛市,其他10年的开始时间和增长率存在较大差异。从时间上看,动荡不安的市场早在12月份就开始了,2月初就开始了,平均持续1-2个月。如果市场开始得早,在1月底和2月初结束。春天还没有到来,“春天的不安”是一个模糊的表达,而年底的不安可能更合适。除四个牛市外,上证综指未来10年的平均最大涨幅为13%,其中3年为8%,2年为10%,实际涨幅超过10%,只有5年。此外,在动荡不安的市场开始之前,市场经历了一波衰退,平均下跌15%。以08、11、12、13和16年的不稳定市场涨幅超过10%为例,不稳定市场往往伴随着更温暖的政策催化或明显的早期下跌。在07/12-08/01期间,这种不安持续了18个交易日。上证综合指数的最大涨幅为14%,主要是由于前一时期的大幅下跌。上证综合指数的最大跌幅是在动荡前的两个月内的22%。在11/01-11/04期间,这种不安情绪持续了53个交易日。上证综合指数的最大涨幅为13%,这主要是由于之前的下跌。上证综合指数在动荡的头三个月最大跌幅为16%,当时的中观数据良好,包括水泥价格上涨和工程机械销售增长。从12/01到12/03期间,动荡持续了43个交易日,上证综合指数最高上涨了16%。那时,货币政策开始放松。12月11日,中央银行将存款准备金率降低了0.5个百分点。在12/12-13/02期间,这种不安情绪持续了47个交易日,上证综合指数最高涨了25%。当时,在18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市场对改革的期望升温。在16/01-16/04期间,这种不安持续了50个交易日。上证综合指数的最大涨幅为16%,这是由于前一个时期的跌幅很大。上证综合指数的最大跌幅是在动荡前第一个月的28%。与此同时,房地产政策开始放宽,包括降低首付比率、降低个人购房契税等。3月16日,中央银行开始将银行存款准备金降低0.5个百分点。此外,《战略专题——A公司每年分享经验——20180320》还对不同月份的业绩进行了统计。结果发现,1991年以来,上证综合指数在二月和十一月表现最好,中标率分别为74.1%、66.7%,中值上升2.3%、3.5%,9月表现最差,中值上升40.7%,中值上升0.6%。没有典型的春季上升规律。春季的动荡令人恐惧,因为市场已经反弹,政策暂时难以面对基本面,美国股市短期暴跌拖累A股。通过前面的分析,不难发现,春季不安定市场的背景是市场在年末先跌后反弹,而刺激因素是政策明显升温。这一次,我们认为,春季不安定市场难以出现,原因如下:第一,市场已经反弹,短期持续上涨的势头不足。在“预计将迎来全年最大反弹——20181021”一书中,我们从短期角度看是乐观的,强调A股将迎来全年最大反弹。其主要逻辑是大跌、低估、强政策、大跌、低估是反弹的基础,而反弹的催化剂是良好的政策。上证综合指数从10月19日的2449点反弹至11月19日的2703点,最高涨幅为10.4%,而创业板指数上涨19.4%。二是政策力度不够,无法抵御基本面下滑趋势。在我们的年度战略报告中,我们建议经济将从滞胀走向衰退。随着时间的推移,根据存货周期和利润周期,A股收益的下降将持续到19Q3,或许更长,而空间收益的正增长将面临考验。目前,政策底部已经出现,短期政策力度不够。12月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提出“反周期调整要加强宏观调控”。这些政策需要时间才能出台,短期的政策努力很难对冲基本面下降的趋势。第三,美国股市崩盘对A股短期拖累的影响。战略周刊-牛市等美国股市对A股有何影响?正如20181014年所分析的,美国股市的短期低迷对A股不利,但在中期是有利的。与中国和美国的证券化率(股票市值/GDP)相比,美国目前的证券化率是158%,A股只有53%,A股和海外中国股只有75%。由于A股被包括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和富时拉塞尔(FTSE Russell)指数中,在中期内,如果美国股市转为看跌和全球资产配置前景,估值和收益更匹配的A股的吸引力将增加。然而,在短期内,美国股市的下跌挫败了投资者对股市的风险偏好,尤其是外资可能还会降低A股的配置比例。今年2、10月美国股市大幅下挫时,陆港通向北的资本流出净额,A股表现不佳。三。应对策略:等待黎明信号,等待价格和数量指标的改善,降税降费措施,即政策效果开始显现。展望A股市场的中长期发展,在《跨越黑暗走向黎明——2019年A股市场投资战略——20181209》中进行了分析。A股正处于第五轮牛熊周期的末尾,在战略上是乐观的:从横向来看,全球股市比其他国家更具吸引力。我国发展股权融资支持产业升级,居民资产配置将偏向股票市场。然而,在短期和中期,我们维持战略周刊的观点-保持警惕-20181216。我们对A股持谨慎态度,并处于休眠状态。在短期市场经历了政策底部的反弹后,我们正在寻找市场底部。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市场底部?它出现什么信号?回顾过去五年的四次政策变化,即05、08、12和14,市场底部的信号是政策已经生效,并开始发挥其基本面作用。其中,最重要的是流动性价格指数。只有降低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才能真正促进企业扩大再生产,需求才能再次上升。代表性的指标是加权平均贷款利率、贷款信托产品利率和其他广谱利率。此外,新的信贷额度和M2同比反弹可以反映出企业实际获得了生产经营资金。通常,在2008年,市场从1814年开始再次上升到3478。主要原因是,2008年12月和2009年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大幅升至7,700亿和1,6200亿,表明虽然基本面没有逆转,但政策效应已开始显现。12月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提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和“宏观政策要加强反周期调控”。在财政政策上,“实施规模较大的减税减费,规模较大的地方政府特别债券”。在货币政策上,“稳健的货币政策”与以往的“稳定”相比,应该是紧缩适度,保持合理充裕的流动性。“健康中立”的描述更加积极,表明未来宏观政策的可能性应该提高。如果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与流动性相关的价格和数量指标最终将随着政策逐渐落到实处而得到改善。在积极、适度的改革下,预计2019年增值税等减税措施将使A股上市公司增值税减少457/242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0.9/0.5个百分点。如果市场涨得超乎预期,那可能来自于大力推进国内改革,跟踪第十九届四中全会;如果跌得超乎预期,可能来自中美关系的恶化和中美90天谈判结果的后续。e美国。高股息的防御性分配和房地产、先进制造和服务消费的战略价值。“战略主题——阶级衰退时期的股市特征——20181218”提出了当前经济由阶级滞胀走向阶级衰退。在此期间,股票市场回落到市场底部,出现了高股利策略的优势。从宏观背景来看,过去一段时期以滞胀为特征,未来经济增长将继续呈下降趋势。经济将从滞胀走向衰退。08/4-09/3和11/9-12/9的经济经历了滞胀的特征。在这两个时期,高股利行业表现出明显的超额收益,如金融、电力和公用事业。在经济衰退时期,降息的可能性并不排除,因此债券和具有债券特征的高股息股票将受益。根据行业分析师的盈利预测和历史股利率预测,选择沪深300家成分股的高股利率和稳定的股利红利,如表3所示。此外,受益于政策宽松的产业在准衰退后期表现更好。与七月底相比,十月、十二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没有提到房地产调控。2018年中央房地产经济工作会议的方向是“建立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而2017年“保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如果明年第一季度经济数据继续下滑,则不会。排除调整房地产政策的可能性。房地产政策开始微调,房地产行业指数表现优于上证综合指数。行业分析师预计,房地产净利润在18/19年同比增长23/8%。目前(2018/12/21)房地产业PB(LF,整体法)估值为1.41倍,处于历史自下而上的2%。如果政策得到微调,房地产行业将会受益。从风格上看,A股市格增长方式的转换期是2-3年。核心力量决定方式是利润增长率的对比。政策影响利润增长率。13-15年的风格增长来自于并购重组政策,16-18年的风格价值来自于供给方的结构改革政策。目前,该战略对经济增长持乐观态度,因为该政策再次偏向于科技创新。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推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深度融合,坚定不移地建设制造业强国”。先进制造业如5G产业链、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医疗保险等服务消费。免责声明:由媒体合成的内容来自媒体,版权属于原作者。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复制许可。本文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而非新浪的立场。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所以我们进入市场时需要谨慎。责任编辑:刘晨SF011